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河北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千字千元”標準讓新浪“掏”36.58萬元“腰包”

文章來源: 傳媒茶話會
發布時間: 2019/3/29 10:38:00

  原標題:新浪非法轉載76篇文章判賠36.58萬元,“千字千元”高還是低?


  3月21日,南方周末反侵權公告表示,南方周末針對新浪網非法轉載的文章發起維權,首批起訴的76個案件均獲勝訴,并已確定生效。


  南方周末研究院副秘書長張菁稱,76篇稿件每篇字數不等,共判賠365800元,基本按照“千字千元”的標準判賠。


  “千字千元”判賠是高還是低?對機構媒體版權保護有何意義?


  3月22日,《傳媒茶話會》對話張菁,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叢立先和寧波日報報業集團版權負責人景致。


  “千字千元”已算高,相比成本仍有差距


  “這是一個喜憂參半的結果。”


  3月21日晚,南方周末常務副總經理兼南方周末研究院秘書長孟登科在一個媒體版權保護群里分享南方周末起訴新浪全部勝訴的消息時,說了這樣一句話。


  南方周末研究院副秘書長張菁告訴《傳媒茶話會》,在業界,“千字千元”已經算是較高的判賠標準,“首先我們非常感謝越秀區人民法院及法官,對他們所做的知識產權保護工作給予充分肯定,他們的判決,是對創作者最大的支持。但我們認為,這與我們創作成本相比,依然是不成正比的。”


  2017年8月25日,南方周末發布第一條反侵權公告,公告透露“南方周末稿件中每個字的生產成本是12元”。


  “一篇深度報道從醞釀到誕生,覆蓋了選題、采訪、撰寫、編輯、校對、刊發等環節,一般需一至兩個星期,有的稿件甚至需要采編人員長達數月跟進。生產原創報道是南方周末一貫以來的堅持,即使在媒體競爭日趨激烈的今天,《南方周末》仍然愿意增加對采編成本的投入,這足以表明我們對優質內容的重視。”張菁告訴《傳媒茶話會》,侵權方一鍵轉載后,后期的維權之路相當漫長。


  僅以南方周末勝訴新浪的案件來說,從侵權文章搜索、篩查的啟動時間開始計算,歷經存證、公證、立案、訴訟等環節,前后耗費一年多的時間,需要大量的時間成本與人力成本。


  “千字千元的標準,還沒有完全將南方周末的品牌影響力和新浪網的傳播力因素計入在內。”張菁表示,新浪網旗下有眾多產品,經營規模大,涉案文章通過網絡進行傳播,他們通過流量變現,極大損害了南方周末的利益。“在這種情況下,我們希望能通過提高判賠標準,對新浪這樣的侵權方產生一定震懾作用,讓媒體在今后的維權過程中更有底氣。”


  去年10月,今日頭條因非法轉載《現代快報》4篇稿件,被判賠償經濟損失10萬元,另賠償現代快報為維權支出的合理費用1.01萬元。而這也是目前網絡違法轉載傳統媒體原創新聞稿件判賠金額最高的案例。


  至于為何給出這樣的判賠,判決書中給出了解釋:


  涉案文章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作品,都是從無到有的獨立創作,符合作品的要件要求。所創作的作品系完成工作任務的職務作品,著作權屬于江蘇現代快報傳媒有限公司及其無錫分公司,因此現代快報及其無錫分公司享有涉案文章的著作權。


  綜合考慮今日頭條的影響力、傳播范圍及其主觀過錯等因素,無錫中院判決,字節跳動公司向現代快報賠償經濟損失10萬元。同時,向現代快報賠償相關合理費用1.01萬元。


  因此,寧波日報報業集團版權負責人景致認為,法院在判賠時沒有充分考慮到新浪的影響力、傳播范圍及其主觀過錯等因素,也沒有考慮南方周末在國內的影響力損失,因此,這個判賠標準偏保守,應有更高裁決標準。


  《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第四十九條規定:


  侵犯著作權或者與著作權有關的權利的,侵權人應當按照權利人的實際損失給予賠償;實際損失難以計算的,可以按照侵權人的違法所得給予賠償。賠償數額還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


  權利人的實際損失或者侵權人的違法所得不能確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據侵權行為的情節,判決給予五十萬元以下的賠償。


  華東政法大學知識產權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叢立先告訴《傳媒茶話會》,不論是權利人的實際損失還是侵權方的違法所得都不能準確判斷。媒體為報道而產生的生產成本只是法院作為判賠的一個參考而不是判賠的唯一依據。法院會按照權利人當地的經濟水平、報道影響力和整體市場價格等綜合因素進行自由裁量。


  因此,叢立先認為,“千字千元”的判賠標準基本可以接受,也有適當提升的空間。


  “懲罰性賠償”啥時候能落地?


  “南方周末的判賠金額初看還不錯,但實際上還是沒有體現懲罰性賠償。”在一個媒體版權保護群里,一家機構媒體的負責人如此感嘆。


  今年3月5日上午,李克強在政府工作報告時指出,全面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健全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制度,促進發明創造和轉化運用。


  而在去年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開幕式上,習近平主席也明確提出“中國將保護外資企業合法權益,堅決依法懲處侵犯外商合法權益特別是侵犯知識產權行為,提高知識產權審查質量和審查效率,引入懲罰性賠償制度,顯著提高違法成本。”


  而《現代快報》4篇稿件獲賠10萬元,讓因著作權維權成本高、判賠標準低的權利人感到振奮。


  叢立先告訴《傳媒茶話會》,媒體不要誤讀“懲罰性賠償”,懲罰性賠償只能適用于惡意侵權行為,但惡意侵權的界定還需要探討。新媒體長期大面積侵權或重復性故意侵權有惡意侵權的嫌疑,但機構媒體的版權管理能力不足也助長了新媒體的侵權行為。


  叢立先表示,“懲罰性賠償”還沒有落實到著作權立法當中,目前關于懲罰性賠償的規定只在商標法中有體現。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版權協會理事長閻曉宏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亟需修訂著作權法。叢立先認為,應當以修訂著作權法為契機,對惡意侵權行為適當引入懲罰性賠償規則,但為了防止規則濫用,要給予配套的司法解釋。


  張菁表示,版權司法保護制度對于維權來說依然還有進一步改善空間,我們希望之后能夠不斷完善,推進案件繁簡分流,解決案件審理周期長的問題;希望提高著作權損害賠償及合理開支支持力度,適當減輕權利人的舉證負擔,提高侵權成本和維權收益。


  讓有價值的內容有價格,版權保護任重道遠


  “這次勝訴,除了為記者編輯們討回公道,更大的意義是承認他們的智慧和價值,重視他們為美好生活所帶來的精神財富和獨特貢獻。”張菁告訴《傳媒茶話會》。


  2018年9月起,南方周末APP全新改版升級,并首次嘗試設立軟性付費墻,用戶需成為付費會員,才可暢讀南方周末所有文章。南方周末成為中國第一家設立計量式軟性內容付費墻的報紙。


  “我們希望通過這一舉措,提升南方周末的內容價值,讓真正有價值的內容有價格。我們將在維權這條道路上不斷探索,為創建一個更優質的創作環境而努力,讓創作者得到應有的尊重。同時,我們也呼吁廣大原創機構共同行動起來,形成反侵權聯盟,通過形成合力,繼續加大對侵權行為的懲處力度,捍衛創作者的尊嚴。”張菁告訴《傳媒茶話會》。


  “在版權保護上,南周不是從市場的角度去保護版權而是從價值觀上去說,這就是南方周末做版權保護的原因。”孟登科曾表示,“能打絕不談,要通過打官司表明南周保護版權的決心。”


  機構媒體版權管理能力相對較差,要么疏于管理,要么單兵作戰,或者簡單向政府求助,并沒有形成系統的版權保護制度和意識。”叢立先認為,南方周末對版權保護的決心和做法給其他媒體做了示范,傳統媒體的版權保護要司法起訴、執法求助與輿論宣傳相結合,在版權管理上提升力量和水平,形成版權保護的輿論氛圍,讓侵權方付出應有的經濟代價。


  對于社會各行業而言,保護知識產權、打擊侵權盜版仍然是一項長期、復雜、艱巨的任務,只有保護原創,才能避免劣幣驅逐良幣,營造公平公正的社會環境,才能真正激發創作者的創新力量,驅動社會進步。(劉娟 李磊)



(編輯:李星儀 實習編輯:邵京京)

主辦單位:中國知識產權報社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103642號-2
河北十一选五开奖历史记录